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符武同修 99.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份宝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4:12

符武同修 99.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份宝

施展了青封兽符的王辰,直接遁入地下,进入到了天渊峡谷中,留下一脸愤怒,如同猪肝一眼脸色的于霸仙在那里暴跳如雷,尤其是王辰最后留下的那句话,似乎是一种预言,预示着猿衣门将会发生巨变。

淳于羊听到王辰的话,也不禁露出豪气,暴徒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如果他要是真能做到,那恐怕日后五夫城的第一宗派,就是剑池门了。

“淳于羊,你放走了暴徒,今日我就拿你开刀。”

“哼,拿我开刀,你也要有那个实力。”

对于于霸仙的威胁,淳于羊也是丝毫的不在意,虽然前者在变体之后,实力大增,但他剑池门可是拥有剑意的,一旦施展,丝毫不逊于他的猿衣变。

于霸仙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只是嘴上说说,并没有真的与淳于羊大战起来。

“你们都给我进去,看到这小子,格杀勿论。”

“是!”

猿衣门的弟子,皆是斗志昂扬,只等进入天渊峡谷,杀了王辰,即便不能得到什么宝物,在门主这里,也是立了一件功劳。旋即都是迫不及待的,如同虎狼一般,涌入天渊峡谷中。

“于门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想让弟子死,也不是这样个送法。”淳于羊笑道。

“哼,淳于羊,别以为你的如意算盘我不知道,但大迦南城的猿衣门弟子已经进入天渊峡谷中了,相信那个暴徒,绝不会好过的。”

淳于羊轻蔑的看了一眼于霸仙,道:“就他们那些来自大宗的弟子,怎么会看得起我们五夫城的弟子,如果不是当初的传承还在五夫城,我们剑池门,还有你们猿衣门,早就被取缔了。”

说道大迦南城两个大宗的弟子,两位当家的门主,显然有些同病相怜,他们虽然在五夫城风光,但到了迦南城,就什么都不是了,而来自迦南城的那些剑池门,猿衣门的大宗弟子,来到五夫城,甚至都不来拜见两位门主,可见那些弟子的眼中,就没有五夫城的小宗。

“再不济,也是猿衣门,同为一根,杀个人,想必他们还是很乐意的。”

“呵呵,那我们就等着好消息吧。”

......

在说王辰,施展青封兽符之后,遁入地中,地下冒出半米高的棱柱,好像是一道土壤脊梁,瞬间便超越十里的路程,而且顺序并不一致,时间不长,在一株大树的前,王辰的身体凭空出现。

“呼!”

王辰长呼一口气,总算是逃过一劫,这其中有幸运,也有必然。

当然,还有感谢一下剑池门,不过剑池门也不是没有目的,他们也是在利用王辰,猿衣门势力减弱,是剑池门最想看到的。

“于霸仙,你会后悔的!”王辰捏着拳头,如影随形身法运起,向天渊峡谷的深处走去。

天渊峡谷,乃是一条宽有上百里,长约上千里的巨大峡谷,在两座巨大的山脉中间,而那山脉,直插云霄,听说在山脉的最高处,有着六品的妖兽,一般的人,根本不敢攀登上去。

就是在这样两座如龙的山脉之中,天渊峡谷应运而生。

当王辰看到对天渊峡谷的介绍之后,也不禁露出一丝神往,这天渊峡谷,原本是上古时期,乃是天渊教派的圣地,而那些所谓的宝物,也都是天渊教派遗留下来的。

千年前,剑池门创始人,猿衣门创始人,分别在天渊峡谷中找到不世秘笈,猿衣门猿衣变以及剑池门的剑意丸,还有大量的宝玉,这才创建起来两大宗派,并且成为一级城池,大加纳城的一流宗派。

“百年开启一次,恐怕已经十几波人进来了,如果我要想找到宝物,必须走偏僻的路径,而大小姐所给地图中,正是有这样一处地方。”

落尘山,这是天渊大陆中的一个小山峰,在天渊教派中的记载中,并没有出现大能级的人物,因此不会有什么东西,不过在大小姐所标记的地图中,却是说,这里可能有宝物。

顺着地图的标记,王辰一路向峡谷的深处走去,穿过一条惶惶的大河,又穿越一座狭长的土丘后

符武同修  99.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份宝

,才进入到落尘山的范围内。

天渊峡谷,是个下洼的地带,而这落尘山,更是洼地中的洼地,远远看去,如同一座沼泽之地,根本看不出山的影子,但却叫落尘山,单凭这个,就有一丝不同寻常,可能那地图上,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做出标记的。

站在高处的王辰,双臂展开,纵身跃起,向着落尘山俯冲下去。

“咻!”

身姿矫健,脚步如飞,三息之后,王辰便是到了落尘山上。

这期间,王辰遇到过不少的武者,修为各不相同,但目的无疑都是天渊峡谷内的至宝。

而一到这里,王辰却是吓了一跳,同时他也明白,为何这地方叫落尘山。

就在他的脚下,一个巨大的山体轮廓出现,正是一座上。

只不过,这山是倒着插下去的,这里原是一片沼泽之地,但好像是被人用大法力,从远处拘拿一座山峰,直接插入到沼泽地中。

感受着脚下山峰的倒插,王辰不由生出一丝佩服,一般的武者,即便修为在强,碎山还是可能的,但要想抓走一座山,却是难上加难,起码以武宗,武侯的修为,都是办不到的,而一想到这居然是无上大能的杰作,他的心,就跟着翻腾起来。

武者修为,也只有真正到了那种境界,才是真正的移山倒海,沧海桑田,才是站在了武道的巅峰之上。

不过即便拥有这等强者的天渊教派,最后还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

此地由于是低洼的地带,因此郁郁葱葱,到处是高大的树木,连片在一起,如同地球上的热带雨林。

王辰双脚点地,不是跳动,在巡查此地可能留下的宝物。

而就在王辰走了大约三里路之后,在一处灌木丛中,他看到了人的影子。

从那衣服上可以看出,是剑池门的弟子。

无论剑池门主淳于羊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即便是利用,但王辰必定要感谢他的救命恩情,也因为这种关系,王辰对整个剑池门的弟子,也是有着一丝好感。

剑池门显然是发现了什么,如果是猿衣门的人,王辰早就不客气的过去抢了,但是剑池门的弟子,他还有些下不去手,因此身体挂在一棵树上,看着下方剑池门的弟子。

不过就在王辰睁大眼睛观看的时候,只见其中一个剑池门的弟子,猛然朝着眼前一个人脸上扇去。

“怎么?内讧了?”

而另一个弟子,虽然满脸的怒火,但却不敢还手。

“这不像是剑池门弟子的作风!”

就在王辰疑惑不解的时候,他看到,扇人的那个武者的衣服,与另外三个武者的衣服不一样,颜色比较深,而且背后的剑更亮,好像是要高一个等级。

看到有趣的一幕,王辰也是来了兴趣,旋即神念铺陈出去,想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虽是大宗的弟子,但也不能这样无缘无故欺负人,这地方明明是我们三个先发现的,你后来的,却要占为己有。”挨打的武者,捂着脸,愤然道。

“哼,你还知道我是大宗的弟子?那就应该有起码的尊敬,谁看到这地方是你们先发现的,我还说是我先发现的,如果你不服,等我三师兄来了,让他问问你们带队的孙拓疆,小宗的弟子,现在都不懂得规矩了吗?”这位来自大宗的弟子,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即便是与三个小宗弟子说话,也是一脸的蔑视。

“你这样太不讲道理了,我们都属于剑池门,为何要这般作态?”

“哈哈哈,你们也配叫剑池门?听好了,世上只有一个剑池门,就是在大迦南城。”

“你...”三位剑池门小宗的弟子气得鼓鼓的,看那样子,马上就要出手,而且背后的长剑,已经发出一股嗡鸣声,一丝萧杀的杀意,也是爆涌开来。

“怎么?你们还想动手?”剑池门大宗的弟子一脸讥诮的笑意。“你们难道忘记,擅自攻击大宗弟子,是什么处罚吗?大宗正愁无法取缔你们这一只的小宗,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大迦南城的剑池门,自称大宗,而五夫城的剑池门自称小宗。

那三个刚要动手的小宗弟子,虽是一脸愤怒,但在听了大宗弟子的话后,无奈的弃掉杀意,他们可不想成为五夫城剑池门的罪人。

“那这水乳交融石就这样给他了?”其中一个小宗弟子,不甘心的说道。

远处听得百无聊赖的王辰,陡然一个激灵,仔细回想刚才的声音,他确定是水乳交融石没错。那可是个好东西,其价值,简直堪比四品的符箓。

“不敢动手吧?不敢动手就给我滚蛋。”大宗弟子一指三人,得意的叫嚷道。

“走吧!”三人无精打采,虽然不甘心,但却不敢与大宗弟子对抗,他们担不起这个罪责。

“他们不敢,我敢!”

早已经等候多时的王辰,迫不及待的冲了下来。

上海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上海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上海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上海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上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