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夜行人张锐用春雨医生改变中国医疗

发布时间:2019-08-15 16:51:06

  四年前,张锐毅然辞去互联媒体高管职务,纵身一跃跳进创业蓝海。他没有选择当时炙手可热的社交和游戏,反而选择当时中国还没有任何市场的移动健康作为创业项目,做出了一款名为 春雨医生 的问答软件。

  根据张锐透露的数字,目前,春雨医生上已累积有5800万注册用户,10万名二甲以上医院的医生,每天问诊量超过8万,有1万活跃医生,月活跃数领先于行内其他产品。

  如今,线上问诊已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春雨医生再向前迈了一步,推出线下诊所和私人医生服务,在行业中踏出一条新路。

  起初激发张锐做出这个产品的,是他对于医生这个行业的认知。出身于医学世家,张锐耳目渲染地看到了目前国内生态的问题:医生价值被低估,医患关系紧张,医疗资源分配不均,药品价格过高

  我们希望能还原医生的尊严和价值,让医生获得更好的尊重、更好的回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张锐希望通过移动互联,改变中国现状,可谓野心十足。

  张锐的野心

  酒店大堂的长沙发上,春雨医生CEO张锐与CMO刘成平、北京友谊医院急诊科医生王明轩并排坐着,接受对面十几位群访。这是5月份的一天, 春雨医生 刚刚举行了一场新品发布会。

  在这样正式的场合,刘成平与王明轩一席商务装扮,正襟危坐。张锐则倚在沙发一端,身着蓝色运动卫衣、牛仔裤,脚下一双旧运动鞋 这是张锐的经典装扮。刚才在台上演讲时,张锐来回走动,即兴感十足。演讲是他的强项,多年来的名声在圈内有口皆碑。此时,他坐在沙发上,身体看上去很放松,但脑子正飞速转着,因为的问题实在很尖锐。

  春雨将面临什么风险? 医保怎么解决? 与医生的分成是怎么解决的?

  有时,张锐会用简单的一句话回应,但涉及到观念性质的问题,他会立刻纠正: 在我的观念中,没有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这两个差异,在我眼中只有闲置资源和非闲置资源的差异。 张锐双腿盘坐在沙发上,边说边蹭运动鞋。他不时两手撑脸,也会随着兴致倒在沙发扶手上 这不像一个招待会,更像朋友之间的闲聊。

  会后,被围堵的张锐已记住了每一位提问的,记住他们的特点和姓名,也会把习惯性地将手搭在肩上 这些习惯与他多年媒体从业经验有关。

  创业前,张锐出身媒体,曾在易公司任高管。创业后,40多岁的他依旧带着些媒体人特有的机灵劲儿。

  这次发布会发布了春雨医生线下医院与私人医生。张锐的野心又向前迈了一步 他绕过政策障碍,拉动闲置医疗资源,与现有的医疗机构签约,创造一种新的合作模式。而私人医生把张锐之前的设想进一步呈现,他希望能够以此帮助用户监控自己的健康数据,协调线下就医和康复。

  在张锐看来,盘活闲置资源是互联对于春雨医生的本质价值。 我们有更轻灵和激进的方法能够实现规模性扩张,能够实行最大化的市场占有。 张锐对自己的产品模式很自信,他准备年底前在50个城市开设 00家线下诊所。

  与这样的宏图相反,当张锐2011年决定从易辞职时,他还未想好要做什么。他选择用逆向思维排除法来寻找自己定位。

  首先,他否决了社交。这与他做易微博的失败不无关系。社交平台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且一家独大,他兴趣不在此;其次,他不做手游,尽管能够赚钱,但创业项目的死亡率比较高;工具类软件也被否决。排除了热门领域,剩下医疗和教育两个领域。

  2011年,移动医疗在中国还是一片荒原。作过的张锐观察到了公立医院的资源紧缺,也发现二级医院资源被闲置。他从中嗅到了机会 他想占有这块空白的市场,一方面为病人创造更好的就医环境,另一方面改善医生的地位。

  过去几年,移动医疗行业市场逐渐成熟,尽管盈利模式还未清晰,但资本已开始涌入。2014年8月,春雨医生以5000万美元的创纪录C轮融资让整个移动互联市场都闪了下腰。随后,即有媒体报道春雨医生将于2017年上市的计划。

  四年后,张锐的野心有了资本与市场的回报,但他的野心不止于此 他想利用移动互联重构医患关系,甚至改变中国医疗生态。

  暗夜行走的布道者

  四年来,张锐 创造 并改变了移动医疗行业。与此同时,他的身份也发生了转变 曾经,身为互联媒体高层,他站在 食物链 的顶端品评整个行业,

  带着理想主义的张锐,刚刚进入移动医疗行业便发现困难重重 他要开始接受他人的品评,还要俯下身子应对资金、技术的困难。

  不过,张锐一直不担心他人是否认可自己,他坦然面对质疑 这是多年媒体经验给张锐留下的优良素质。 我常常思考,凭什么你说的是对的,那些想当然的东西,最后一定还要再推理一遍。创业对我而言,就是要坚定,坚持,我在暗夜行走。 张锐说。

  春雨医生初创时,需要拉到第一批医生用户。于是,张锐成为一名布道者,去说服医生加盟春雨医生平台。起初,他逐个拜访医生,免费赠送智能,教他们使用软件。后来,为了减少成本,他带领团队去医院讲课,在医生们的会议上做产品推广

  从一个人到一群医生,再到一批医院,张锐成为移动医疗领域的第一个布道者。半年后,开始有医生主动联系,想进驻春雨医生。

  有了第一批用户,张锐需要融资。什么是移动医疗?是否合法?政府是否支持?面对投资人,这些都是张锐需要反复阐述的问题。而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在行业还未成型资本还未进入的情况下获取资本的信任。

  春雨医生副总裁毕磊回忆,两个月内,张锐见了一百多位投资人。完成B轮融资时,张锐已因压力太大引发斑秃,左边的头发全白了。尽管C轮融资请专业机构做了前期的梳理,但后期依然是张锐亲自与投资人谈。

  一天之内,张锐最多要向七八个人,重复同样的内容。 公关总监徐妍妮回忆,她能感到,张锐很累。张锐能承受融资过程的艰辛,能应付投资人各种刁钻的问题,只有投资人质疑张锐的团队,他才会难受。

  张锐的性格憎恶分明,直言直语。当同事提出他赞赏的想法,他会毫不吝啬溢美之辞,若不满意,他会不留情面地批评。被骂的人不能当场反驳,只能一边委屈地说不出话。事后,一旦张锐意识到员工说得在理,他便走到员工面前,诚恳地道歉: 我刚才说得不对,你说得有理。你原谅我好不好?

  在公司内部,张锐能保留张扬的个性和理想主义,但对外界评价和质疑,张锐却要收起直脾气,不厌其烦地解释和演讲 他不得不让自己变成一名产品的兜售者,这几乎是每一个创业者必须付出的代价。

大连种子轮企业
2010年西安人工智能战略投资企业
营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