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美第12艘弗吉尼亚级攻击核潜艇铺设龙骨弗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20:00:31

美立法制止与中国太空合作

6月24日,神舟9号航天员驾驶飞船与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顺利对接,我国首次空间手控交会对接实验成功。这意味着我国完全掌握了空间交会对接技术,具有了建设空间站的基本能力。神舟九号与天宫一号成功实现对接,被美国媒体普遍视为中国载人太空飞行项目向建立中国自己的宇航空间站目标迈出重大一步。中国可能在2020年左右建立自己的空间站。但是目前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空间站却将中国排斥在外。虽然没有美国的合作,可是中国依然靠自己的实力建立了全方位、多层次的国际太空合作格局。中国与多国展开双边合作中国在空间领域的国际合作始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40多年来,中国开展了双边合作、区域合作、多边合作以及商业发射服务等多种情势的国际空间合作,取得了广泛的成果。据中国发布的《2006年中国的航天》白皮书,早在2002年至2006年,中国就分别与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法国、马来西亚、巴基斯坦、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和欧洲空间局、欧盟委员会签署了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合作协议、空间项目合作协议,其中中国与巴西、法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建立了航天合作分委会或联委会合作机制。中国与巴西的合作是最有成效的。中巴地球资源卫星研制合作24年,被两国领导人誉为南南合作的典范。1999年10月14日,中国成功发射了第一颗中巴地球资源卫星。中巴双方除整星合作外,在卫星技术、卫星运用和卫星零部件等方面也展开了多项合作。当前,中巴地球资源卫星数据愈来愈被国际关注。继2003年10月中巴地球资源卫星02星成功发射后,中巴两国又签署了联合研制地球资源卫星02B星、03星、04星和数据运用系统合作等补充议定书。2009年5月19日,中巴确定双方继续并扩大在卫星运用、卫星研制等领域的合作。除巴西,在南美洲,中国还与委内瑞拉签署了关于和平利用和开发外层空间技术合作的原谅备忘录,建立中委高级混合委员会科技、工业和航天分委会,在此框架下,推动了中委两国在通信卫星、遥感卫星以及卫星运用等方面的合作。另外,中国与俄罗斯的太空合作也在稳步推进,2009年10月,中俄双方签署了《年中俄航天合作大纲》。中国2011年12月发布的《2011年中国的航天》白皮书指出,中国与俄罗斯互设国家航天局代表处。中俄双方在载人航天领域也展开了多项合作。同时,中国一直重视与欧洲国家的太空合作。1993年,中国与德国合资成立了华德宇航技术公司。1995年中国与德国、法国的宇航公司签订了鑫诺一号卫星的研制生产合同,并于1998年发射成功。这是中国与欧洲宇航界的首次卫星合作。中国与欧洲空间局在中欧航天合作联合委员会机制下,共同签署了《中欧航天合作现状和合作计划议定书》。在嫦娥一号、嫦娥二号月球探测任务实行期间,双方展开了紧密合作。2011年9月,中国与欧洲空间局签署《关于测控络及操作相互支持的协议》。中国与欧洲气象卫星开发组织为推动气象卫星资料共享和应用,共同签署《关于气象卫星资料运用、交换和分发合作协议》。中国与法国、英国、德国签署了太空合作框架协议。中国还与多个国家积极推动对地观测卫星数据的广泛运用。中国向多个国家赠送气象卫星广播系统接收站和气象信息综合分析处理系统,帮助南非建立了中巴地球资源卫星数据接收站,帮助泰国建立了中国环境减灾卫星数据接收站。中国还向以上国家提供相关对地观测卫星数据产品。共赢的太空商业活动自1985年中国宣布长征系列运载火箭投放国际市场,承揽国际卫星发射服务业务以来,至2000年10月,前后为巴基斯坦、澳大利亚、瑞典、美国、菲律宾、巴西等国家及中国用户成功地发射了27颗国外制造的卫星。长征系列运载火箭进入国际卫星发射服务市场,是对国际商业卫星发射服务的有益补充,也为国外用户提供了新的选择,为中国航天带来了丰富利润。2011年中国航天白皮书指出,中国积极推动企业参与空间领域的国际商业活动。实现尼日利亚通信卫星、委内瑞拉通信卫星、巴基斯坦通信卫星的整星出口和在轨交付。为印度尼西亚的帕拉帕-D卫星和欧洲通信卫星公司的W3C卫星提供商业发射服务。与玻利维亚、老挝、白俄罗斯等多个国家签订商业卫星及地面系统出口合同。 [page] 2005年11月,中国与委内瑞拉签订了通信卫星商业合同,向用户提供卫星在轨交付服务以及与之配套的地面运用设施。这是中国首次向拉丁美洲用户提供整星出口和在轨交付服务。2008年10月30日零时53分,委内瑞拉一号通信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升空。同年11月9日,卫星定点于西经78度的赤道上空,覆盖大部分南美地区及部份加勒比海地区。2008年12月1日,卫星完成了在轨性能测试;用于卫星测控的委内瑞拉巴马里和卢埃巴两个地面站已先后建成并启用。目前,卫星测控数据表明,委星一号性能稳定、状态正常。委星一号是委内瑞拉具有的第一颗卫星。2009年1月11日,中国正式向委内瑞拉科技部在轨交付委内瑞拉通信卫星一号以及相关地面测控和电信港系统。此次在轨交付标志着中国航天对委内瑞拉实现了整星出口。委内瑞拉一号通信卫星项目是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与拉丁美洲用户签订的第一个在轨交付通信卫星合同。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作为中国航天国际化的平台,1990年以来,承揽了30屡次国际商业发射服务,发射了30多颗卫星。委内瑞拉一号通信卫星,采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制的东方红4号卫星平台,起飞质量5100公斤,设计寿命15年。2009年3月24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与尼日利亚通信卫星有限公司在北京签订了尼日利亚通信卫星1R项目合同。2011年12月20日0时41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将尼日利亚通信卫星1R成功送入太空预定轨道。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为其提供发射、测控服务及地面站支持。尼星1R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制,卫星采取东方红4号卫星平台,其波束覆盖非洲中西部及南部地区、欧洲中东部地区和中亚部份地区,主要用于通信、广播、互联接入、远程教育、宽带多媒体和导航服务。尼星1R发射是继巴基斯坦通信卫星1R、欧洲通信卫星公司W3C通信卫星发射成功后,中国2011年第三次为国际用户提供商业发射服务。中国主导亚太空间合作1992年,中国、泰国、巴基斯坦等国家联合倡议展开亚太空间技术与运用多边合作,致力于推动区域空间合作组织的建立和展开空间项目合作。在此区域合作的推动下,中国、伊朗、韩国、蒙古、巴基斯坦和泰国六国于1998年4月在曼谷签署了《关于多任务小卫星项目及有关活动合作的原谅备忘录》。在中国的大力支持下,亚太空间合作组织筹建工作取得了实质性进展。2005年10月28日,《亚太空间合作组织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签字仪式在京举行。来自孟加拉国、中国、印度尼西亚、伊朗、蒙古、巴基斯坦、秘鲁、泰国八个国家的代表正式签署了《公约》。2006年6月土耳其的代表也签署该公约。《公约》的签署是亚太空间合作组织迈向正式成立的关键步骤,标志着创建亚太空间合作组织的努力取得了重大进展。该组织总部设在北京,这标志着亚太空间合作组织向正式成立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作为该组织的东道国,中国在亚太空间合作组织的发展壮大进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亚太空间合作组织的合作领域包括空间技术及其应用项目,如对地观测、灾害管理、环境保护、卫星通信和卫星导航定位,以及空间科学研究、空间科学技术教育、培训等。亚太各国在空间领域的合作不但有助于国家间加强相互了解和信任,而且通过将空间科技应用于资源探测、灾害管理、通讯导航等领域,有助于解决各国面临的许多实际问题,促进各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国推动了亚太多边合作多任务小卫星项目。中国与孟加拉国、伊朗、韩国、蒙古、巴基斯坦、泰国等国家联合展开多任务小卫星的研制和应用,于2007年发射。2008年,在亚太地区国家的共同推动下,亚太空间合作组织正式成立。在该组织框架下,中国积极参与空间数据同享服务平台及其示范运用、地基光学空间目标观测络、导航兼容终端等多个项目合作的研究,协助制定并发布亚太多边合作小卫星数据政策,促进了亚太地区国家空间领域的合作。目前,签署《亚太空间合作组织公约》的九个国家中,除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正在履行其国内有关批准程序外,其他七个国家(中国、孟加拉国、伊朗、蒙古、巴基斯坦、秘鲁、泰国)均已完成批准公约的程序,成为亚太空间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 [page] 在空间站的问题上,美国的态度极其敏感和谨慎。在国际空间站筹建之初,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就遭到美国的反对,国际空间筹划建设时美国反对约请中国参与,所以中国没有成为国际空间站的启动方。舆论分析,这是因为美国坚持中美太空冲突论的结果,它的危害在于它依然以冷战思惟为出发点,片面夸大对抗与军事冲突的必然性。不管从长远还是现实来看,中美两国避免太空潜伏冲突的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加强双边的太空合作。另外,中美合作开发民用太空项目迟迟没有起步,这个事实就说明美国对中国的高度戒备心理。中国太空能力的进步被美国和学界视为中国军力现代化的一部分,每年五角大楼的中国军力报告,对中国太空能力都有专门评估,他们特别关注中国的射杀卫星、反进入与太空侦察能力的发展。《》曾评论称,中美在太空中的关系充分反应两国在地表上的关系:一个仍然占主导地位、但日显颓势的超级大国,正面对着一个新兴且信心满满的对手。太空技术作为军民两用技术的固有属性,更令一些美国人认为,中国将利用从美国获得的技术来强化本国的军事力量建设,从而抵消美国的军事优势。美始推中美太空合作美国也有不少人反对国会制定的禁止与中国进行太空合作的法案,去年,美国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专家阿兰内克鲁利科夫斯基称,太空探索中的国际合作已成世界潮流,国会的此类禁令明显不合时宜。即便在30多年前的冷战时期,美国同苏联还实行了同盟-阿波罗计划,两国的同盟号与阿波罗号飞船在轨道上对接。冷战结束后,美俄在建设国际空间站方面也展开了广泛合作。美国太空有文章称,虽然美国在同中国展开合作方面心存芥蒂,但欧洲和俄罗斯已将中国视为越来越有吸引力的合作伙伴。中俄之间的太空合作自不待言,欧洲国家也已在重要的太空项目上同中国展开积极合作,如伽利略导航和定位系统。美国避免中国获得先进技术的努力,可能被中国同俄、欧之间的合作所突破。虽然美国政坛内部对中美太空合作有很多争议,但美国正积极推动两国合作项目的实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局长格里芬率团于2006年9月访华。其间,格里芬与中国国家航天局达成共鸣,决定中美两国航天局局长举行定期会晤,讨论两国在空间科学、地球科学领域的合作。2009年11月,奥巴马访华发表的中美联合公报中明确指出:双方期待本着透明、对等和互利原则,就航天科学合作加强讨论并在载人航天飞行和航天探索方面开启对话。2010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博尔登访问中国。中国近年来在航天技术领域大踏步发展,如神舟系列飞船以及嫦娥升空探索等。虽然美国航天技术远超中国,但航天事业的高风险性,决定了中美之间技术交流的必要性。而实际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热衷于和中国合作,由于美国希望看到中国航天工业的底牌,也希望彼此分享成果。与美方对同中国的太空合作充满疑虑不同,中方一直在呼吁两国展开太空合作。

男人肾虚过早衰老
怎么样缓解前列腺增生
前列腺增生怎么治疗好
口腔溃疡病因有哪些
过敏性鼻炎(AR)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