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莱切Lecce意大利亚平宁半岛最南端的纸

发布时间:2019-07-09 15:12:22

莱切(Lecce):意大利亚平宁半岛最南端的纸上温柔(图)环球旅行资讯

在老城中徜徉,就仿佛被这种纸上的馨香与温柔环抱,纸艺给这座本应该是标本式的巴洛克风格的老城注入了奇迹般的清新与活力。我们毫不怀疑,它在米开朗琪罗的后代手中会持续美好着,并且一直这样下去。 莱切(Lecce)是意大利亚平宁半岛最南端的一座有着超过2000年历史的古城,虽然古希腊人、罗马人、日耳曼人和西班牙人都曾在这里留下自己的印记,然而最终,它以拥有大量巴洛克风格的建筑而着称,成为一座“巴洛克的城”。走在这座城市的街头,华丽的巴洛克建筑接二连三不断出现,让人目不暇接。与所有意大利南方城市一样,日日沐浴在地中海灿烂阳光里的莱切人极会享受生活,整个城市充满悠闲散漫的生活气息。但是,周末沸腾的夜生活,却让我这个习惯了意大利北方宁静夜晚的“土人”大吃一惊,而我那个在更土的山间小国瑞士待惯了的二妹小九更是觉得无比惊奇,给莱切取了个外号叫“High城”。 莱切的美丽,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震撼我的审美细胞。由文艺复兴时期兴起的巴洛克古建筑、爽朗热情的莱切人、天与海连成一片的海景以及华灯齐放的城市夜景等等,都美得让我不禁频频举起相机,贪婪地以这种方式将它们占为己有。在莱切拍的照片,多得让我在整理时感到无从下手,尤其是纸艺部分——这门古老的传统手艺,据说是起源于希腊人在公元前4世纪时研究混合媒介艺术里的大发现,当他们在纸质里有坚韧的麻织纤维后,将其纳入当时正在发展的混合媒介艺术里的素材之一。经过繁杂的历史演变,这项技艺传到位于对岸的意大利,并且在莱切这个地方盛放成一朵永不凋谢的花。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老先生的情景。店前摆放的是老爷子的得意之作。老先生正专注地读着报纸,小巷里一派悠然气息 纸世界 第一次见到莱切的纸质人像是在老城区一家小店。一个20厘米高的圣经题材人偶,看上去生动又有乡土气息。端详着极富质感的外观,我傻乎乎地赞美道:“这陶艺真精致啊。”随后,我们又在小巷里看到一座1米多高的人像,这回又把它错看成木雕。在教堂对面的小店门口,老板放了双很有童话气质的高跟鞋,紫色的花瓣在鞋面上绽放,以为是那个林中仙子无意中遗落在这里的。 陪着我们的当地朋友介绍说,这种古老的纸艺,在意大利语中叫CARTAPESTA。据说从15、16世纪开始,意大利人就用这种工艺来制作宗教圣像。纸比木头轻得多,在复活节、圣诞节等宗教节日上,扛着纸质的圣像巡游比扛木头省劲多了。由此,虽然纸艺背负的宗教色彩非常浓厚,但是成本低和可塑性高的特点,让它渐渐走进了平民老百姓的生活。宗教神像之后,人们开始将它制作成嘉年华巡游的人偶和面具。从教堂流传到民间不久,马上被人发现它其实是一个完美的美术创作素材。于是,褪下了宗教色彩之后,这门传统手艺渐渐摆脱了高不可攀的姿态,从圣坛走下,慢慢地走近平民。以纸艺制作的精巧小装饰小首饰开始流传民间,而纸艺也因此有了新的艺术价值。尤其在莱切这座古城,因为得到很好的传承与保护,已经成为今日当地最具代表性的手工艺。 环顾四周,在莱切的明媚阳光照耀下,除了随眼可见的古迹之外,原来纸艺手工店也是让人为之眼前一亮的城市风景。色彩鲜艳、以假乱真的纸艺作品如:日用器皿、家居装饰品、首饰、雕塑??五花八门风格多样,使人倍感眼花缭乱。在这个出神入化的艺术境界里,我们挪不动脚步,也管不住钱包了!莱切最有名的纸艺店之一原来就在我们的旅馆楼下,主人算得上一个真正的雕塑家 老先生 在迷宫一样的小巷里看多了以宗教和饰品为主要创作的橱窗之后,我在一条小巷里巧遇一位坐在长凳上看报的老纸艺匠——维琴佐·卡卡尼勒(Vicenzo CalcagnileL)。 老人家正悠然地翘着腿在店门口看报,在他身后的店门口摆放着宗教人物纸雕之外,还有一只和真狗体积一般大小、栩栩如生的纸狗。然而,在他的小店里却摆满了他模仿铁艺粗粝质感的个人纸艺作品。他的作品看上去像发黑的青铜器,有一种古朴粗犷的美。当他在向我们展示盘子、罐子和盆子时解释,纸艺的创作,只是用纸浆加水和面粉煮成的,过程没有任何奥秘,全靠一双巧手。这些纸艺不怕压,也不怕水,因为外表涂了一层油做保护。纸艺虽好,价格却有些贵,一个小首饰盒就卖到48欧元。 老先生的工作台就在店里,这时他正在做的天使。他用陶做人物面孔和手。他说:“并不是每个莱切的纸艺艺术家都像我这样以陶艺与纸艺来混合创作,因为每人有不同的风格和创意。纸艺,必须是以百分百纸质创作出来的东西,所以就连娃娃的面孔也是由纸浆捏塑。” 在玲琅满目的店里,老先生的纸艺作品多数有仿铁艺的趋向。店里陈设人像、器物,甚至原应娇滴滴的花朵都透出一股硬朗和粗犷的质感。模仿卓别林的街头艺术家 指上花 从维琴佐·卡卡尼勒的纸艺店来到卡门。蓝皮诺(Carmen Rampino)的纸艺店,就像穿越了两个不同的艺术世界。从卡门作品里流露的女性气息和卡卡尼勒的粗线条,是完全对立的艺术风格。 当我走进卡门的纸艺店,卡门正在专心地为一盏纸质台灯上的向日葵上色,一脸的专注与凝重,仿佛在她的世界,只有这朵向日葵才是真正的存在。我们停止了谈论,连脚步也不禁放轻了。卡门的作品不仅带有很浓厚女性的妩媚,而且还充满了现代的设计感。她用纸做的小首饰,比如耳坠和项链坠,林林总总,多不胜数。我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女性的内心世界。一只只造型精巧别致的高跟鞋马上吸引我的视线。心思细腻和浪漫的卡门,让它们带着梦幻的色彩以独特的造型出现。卡门的作品有着丰富夸张的女性色彩,它们精致、浪漫和妩媚得犹如女性的心灵世界。这些妖娆妩媚、风情万种的小玩意儿让我沉迷不已。我的评价使卡门犹如遇见了知音那样雀跃。她笑着把一本印刷精美的纸艺展宣传手册交到我手里。仔细翻看之后,我才了解这个站在我面前的女子刚刚举办了一场以“女性神话中的爱”(L’AMORE NEL MITO DELLA DONNA)为主题的纸艺个展,以传统的材质创作出富有现代感的造型,并呈现出与众不同的质感,这正是她的取胜之道,也是她的个性标签。 卡门作品的另一个特色是把石头贝壳等材质与纸结合起来,创造出个性化的质感。比如她创作的鱼为主体的作品,我怎么看都觉得像陶瓷或者石头,只有用手掂过重量才相信原料真的是纸。我们看到各种纸质的铃铛遍布于店内,而铃铛在当地传说中是幸福幸运的象征,所以很多旅游纪念品都做成小铃铛的形状。卡门的铃铛别具一格,极尽娇媚,色彩不厌其繁,每一个铃铛都开出了专属于卡门的花朵。 纸艺的魅力在于,既可以浪漫妩媚,也可以粗犷大气,全在乎创造者对材质的熟练掌握和对造型的大胆突破 那缕魂 当我们向旅馆老板展示我们刚买回来的纸艺品时,旅馆老板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们:“其实,莱切最有名的纸艺店之一就在我们旅馆楼下。”旅馆老板的话,让我们顿时感到自己的荒唐。为了寻找精彩的纸艺,我们在莱切城里的大街小巷兜兜转转也不知几圈。虽然莱切的美丽古迹因此尽收眼底,但万万想不到最值得参观的纸艺店,竟然就在旅馆的底层。 旅店老板介绍的这家纸艺店的确是当地有名的一家纸艺店。来自各地的名人到访留影,各国杂志对它的报道贴满了整面的墙。我稍稍看了一下,这些报道有来自意大利文、英文、法文还有日本的杂志!或许是知名度太高的傲气,也或许是店主为人低调的关系,他虽然笑容满面,但是坚决不让我拍照。就算是打着媒体人的身份,他也一再婉拒,只勉强让我们拍一张店里的全景。他指了指墙上的那些报道,说:“你瞧,我也没有让他们拍我的作品特写。” 店主的纸艺以人像为主。他说他最擅长的是大型写实人像。看了他的作品之后,我觉得这位纸艺家是一个雕塑家。因为不管是什么人像,只要出自他手,一定逼真又生动,很容易以假乱真。 从店里出来,我在对面的古老修道院拱廊里巧遇了由当地女艺术家摆卖艺术作品的摊位。它们是该城妇女组织为筹募而举办的活动。在这个以五花八门的艺术展现形式组成的地摊阵容里,我很快又发现了一个值得流连的小摊位,比起拥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维琴佐和卡门的作品,以及大型纸艺人像,这个摊位摆卖的纸艺作品略嫌小巧、甜美和浮华,但还是有一把镶满鲜花的纸制小阳伞深深吸引了我。将小阳伞把弄在手里,我忽然有一丝朦胧的惊喜与感动,这些纸制的物件儿仿佛在借由不同的艺术风格告诉世人:我们还活着!除了有无处不在的巴洛克建筑强调的历史感之外,这缕辗转遗存在悠久历史中的灵魂——纸艺,在一次次用自己别出心裁的创意、独一无二的风格证明着自己的存在,展示着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它在米开朗琪罗的后代手中持续美好着,并且会一直这样下去。 卡门的铃铛别具一格,极尽娇媚,色彩不厌其繁,每一个铃铛都开出了专属于卡门的花朵。卡门的作品善于挖掘和展示女性最微小细腻的情怀与内心世界,在众多的纸艺作品中独树一帜在意大利的鞋跟上明媚如初的莱切城,始终洋溢着浓厚的艺术气息 Tips 交通: 从巴里搭乘火车Sud-est线到达莱切需要2个半小时至3小时的时间;而布林迪西和莱切距离很近(约35公里),乘火车前往只需要半个小时。另外,从巴里和塔兰托都有长途汽车前往莱切,每天都有不少班次,非常便利。 游览重点: 莱切本地生产的石灰石重量轻、纹理细密,非常适合于复杂精细的雕刻,并且发出一种奇特的金属光泽。繁复的巴洛克式装饰不仅体现在城市的主要建筑上,连不少小巷中的老房屋都有着精美的雕刻细节,石质的怪兽、花朵甚至水果图案层出不穷,都值得驻足细细观赏,这也正是游览莱切的最大乐趣。 莱切的游览中心是Piazza onzo广场,莱切众多的教堂、宫殿、博物馆以及古罗马剧场都集中在这个区域。当然,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精美的巴洛克艺术标本。

什么是熊掌号
微信公众号怎么做商城
微信小程序怎么建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