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三专家纵谈拯救稀土之路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8:48

三专家纵谈“拯救稀土”之路

国家计委稀土办专家组首席专家李东英院士首先回顾了我国稀土开发利用的历史,然后针对当前我国稀土资源保护不利、遭到破坏的问题,提出建设性意见。

李东英说,稀土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解决了它的分离和提纯办法,其性能被人们更广泛认识后促进了稀土的应用。早在18世纪稀土就被世人所发现,但直到19世纪后半叶才开始被人们所应用,60年代前后稀土的用途才得到更大范围的推广,主要用在稀土钢、玻璃陶瓷等方面,利用它的催化性还用在石油的催化、液化上;稀土在战略和高新技术方面受到高度重视,如激光、稀土永磁材料、荧光粉、稀土高温超导等。

我国自建国以来,特别是60年代以后,我国领导人特别重视稀土工作,在国家科学规划里曾明确提出要求:对化学周期表中列出的17个稀土元素,都要想办法研制出来,掌握它的生产方法,为以后稀土的应用奠定了基础。

我国的稀土资源得天独厚,占世界总储量的43%,它的开发利用受到历届国家领导人的重视。我国稀土不仅资源占世界第一位,稀土的生产量和出口量也占世界第一位,稀土应用的数量也在世界的前列。当包头钢铁公司把稀土当铁矿开采时,引起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聂荣臻元帅的高度重视,特别提出对此要加以认真地研究,特从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和钢铁研究总院各调150人到包头,成立了包头冶金研究所,并先后分别于1963年和1965年组织召开了两次全国稀土工作会议,对以后的稀土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会议对包头提出的原则是:以铁为主,综合利用,打开稀土应用的局面。1972年我国首先提出来把稀土应用在农业上。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年代,当小平同志主持工作的时候,在包头又开了一次会议,组织了全国稀土应用领导小组,对以后的稀土开发起了一个带头的作用。反对“四人帮”之后,受邓小平同志嘱托,作为国务院副总理、党中央政治局的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国科学院院长、国家科技部主任的方毅,亲自抓国内几大资源的开发和利用,一抓就抓了10年,在发展战略、技术政策、工艺选择和生产的组织等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小平同志很重视我国的稀土工作,他有句名言:“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小平同志一直非常关注我国稀土行业的发展。江泽民到包头稀土院视察时提出:“把我国的稀土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

我国稀土资源不仅储量大,而且品种全。稀土元素品种全,特别是与高新技术相关的中重稀土,这是世界少有的,主要是指南方吸附型中重稀土资源,很宝贵,要很好地珍惜。而我国目前的状况却恰恰相反,乱采滥挖严重,使我国宝贵的稀土资源遭到严重的破坏,客观上现在白云鄂博每年开采出八九百万吨稀土矿,其中含稀土5%-6%,折合成稀土氧化物合40多万吨,而全世界每年稀土氧化物用量也就是7万吨左右,仅我们一个国家一年开采的稀土就够全球用六年左右的,太无计划性了,太乱了。

如何保护好稀土资源,别受什么污染,好供后人开采,这个问题很重要。南方离子吸附型稀土更要珍惜和保护好,其原因是中重稀土含量高达60%以上。南方中重型稀土资源有个特点:它是因风化形成而分布在地表,其易开采、易提取的优势没被正确引导利用,反而引来了灾害,带来了严重的乱采滥挖,使珍贵资源遭到严重破坏。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国家应立法、做有关规定,并严格依法、按规矩办事。象南方的地表稀土资源,只能用原地浸出法开采,不许动土,这种方法技术已经成熟。这样矿石不用搬家,开采1吨稀土一般要动土2000吨,没有严格的法制约束是不行的。这样,就是碰到原地浸出难度大的,也可以促进其加强研究,想办法解决问题。保护资源的问题很重要,连资源都保护不好,怎么能谈得上开发利用好资源呢?保护好稀土资源,是开发利用的前提。 另外,只有加强稀土的推广应用,才能体现其价值之所在。我国的稀土产品,有2/3是出口的,只有1/3得到了应用。出口所得外汇是有限的,只有提高应用的比例,才能创造更高的效益,所以要努力开辟国内稀土市场和稀土的应用范围,这也是发展我国稀土工业应很好地研究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之二:资源优势、企业集约化加强科研力量 共同推动中国稀土行业健康发展

张国成院士针对当前我国稀土工业滥采乱挖,资源浪费严重;低水平重复建设,冶炼分离能力过剩;稀土经营多头对外,相互压价,低价出售;技术投资力度小,产品技术含量低;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缺乏统一有效的管理等主要问题,对推动我国稀土工业健康、稳定发展,提出三点建议:

加强对稀土工业的管理 保护利用好资源

我国现有的管理体制和模式已无法适应稀土工业的发展,而我国市场经济还处于不成熟阶段,完全依靠市场调控还存在一些问题,有必要加强政府对稀土工业的管理力度,建立健全有关法律法规,加大监督执法的力度。有些方面要统一管理,加强协调,统一对外,特别是对稀土资源必须实行高度集中的统一管理。一般来说,产量和价格的乘积通常等于一个常数,产量越高,往往价格容易下滑,目前我国的稀土价格已经降到极限了。所以,必须采取有效措施,运用经济、法律手段对资源进行限采限产,以维护市场秩序,切实合理有效地保护和利用好我国的稀土资源。

加强稀土企业间的联合 走集约化发展道路

我国稀土乱上马的中小企业太多,造成市场无序竞争,产品严重供大于求,价格极不稳定。日本把我们看成是:不稳定的供应源。再不加强整顿,可以说都活不下去了。应扶持有经济实力的大企业、大财团收购、兼并相关稀土企业,打破条块分割与所有制的壁垒,实行资产重组,建立现代企业集团公司,淘汰小而弱的企业,集中人才、技术、设备、工艺以及资金等优势,带动中小企业的发展,以提高稀土产业整体技术和管理水平,根据市场需求实现规模经营,增强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加大科技研发投入力度 强化产品结构调整

国家和企业均应加大对稀土科技研发的力度,切实加强对稀土基础理论、应用基础及开发的研究,特别是对稀土高新技术的研发,促进稀土资源的合理开发和利用。加快研发和利用稀土新材料、新产品、新型材及新型功能材料,多研发生产高附加值和应用的稀土产品,逐步从出口半成品转向出口高技术产品,最大限度地发挥稀土资源的经济优势,推动我国稀土工业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

之三:以征收资源税方法规范和促进我国稀土工业健康发展

李红卫称,我国稀土行业所取得的成绩是令世人瞩目的,但目前存在的问题也不小,是不容忽视的。比如,管理不利,盲目发展;粗放经营,滥采乱挖;相互压价,无序竞争;投入不足,研发乏力等等。 对上述诸多问题,李红卫表示,稀土界的老专家、老科技工作者围绕这些问题已经提出了很多好建议,但他认为落实起来难度较大。

李红卫坦言,他的想法和老同志有所不同。李红卫的观点是:在诸多问题中,应追根溯源,抓准主要矛盾。稀土问题的源头在因盲目开采、滥采乱挖、采富弃贫而造成的稀土资源的极大浪费上。南方各省稀土资源利用率仅有20%-30%,北方才达到6%左右。要解决这个问题,在市场经济中用行政命令行不通;但完全靠市场调节,在目前我国市场经济尚不成熟的时候也难于解决。 李红卫认为,国家应制定有关法律法规,并依法采取有效措施促成问题的解决。比如,仅仅先谈一个想法,如果国家采取征收资源税的方法,我想稀土发展中的很多问题会迎刃而解。首先,征收资源税可对稀土资源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对盲目开采、滥采乱挖有一定的制约;其次,由于征税,对稀土价格不正常的下跌会起到一定的控制作用;第三,资源税所得可本着“取之于企,用之于企”的原则,还反还到稀土工业的发展上,如增加研发投入,改进落后的装备,加大环保投资等。这样,既对稀土存在问题的源头有所控制,又对想干而因缺乏资金却迟迟干不了的事有所推动。

微店怎么宣传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b2b2c商城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