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思路】斗鸭(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6:50
听说过斗鸡,从没听说过“斗鸭”的!
哎,看官,您可别说,还真有这么点事儿。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丹镇这个古老的镇子,不知从哪个年代开始,流传有这么两句民谚:
烧鸭米粉豆腐泡,面豉蜜枣红曲糟。
说的是该镇六种叫得响、传得远的食品特产。烧鸭挂在头牌,自有它的道理。
镇子的饮食业颇为兴旺,烧鸭做得好的就数“威记烧鸭档”与“刘奀熟食店”两家。
这两家的生意本来都不赖,各自吃遍回头客。但是,很多年来,为了“正宗烧鸭”那把交椅,双方拗颈上了脸,你我浑身牙齿痕,成为冤家对头,平日碰崩鼻也不认对方的。
“威记”老板,名叫世威,人长得皮光肉滑,一副“波士”相,显得比实际岁数年轻,大家叫惯了他“威哥”。姓刘的那个,人称“奀叔”,他的大名倒没人记得了。“奀”,望文生义也就是“不大”,刘奀果然瘦小,简直尖嘴猴腮,又显得老相,一乍看上去,只见岁月在他的脸上沧桑,谁会想到他与威哥曾是小学同窗呢!
刘奀体弱身轻,用街头那些散仙的话形容他,叫做“风吹飞过十二岭”。他肩头不能挑担,手上仅有抓鸭之力,天缘凑巧,做熟食生意倒是很合适他。街坊们大都晓得,刘奀生性很“蚁”——这是本地话,好比蚂蚁啃骨头,有一股死啃劲儿;用官话解释,意为“执着”,甚而“执拗”。他自个摸索出一套烧鸭的技艺,经过多少曲径通幽,谈何容易!因此,他岂肯让威记烧鸭专美于前?
在宽荡荡的市场两侧,就是相对摆摊的“威记烧鸭档”与“刘奀熟食店”,隔得老远却也互相看得见。假如威记那边的人头比自家这边挤拥,刘奀就会尿紧。尤其是当威哥忙完发货,腆着肚皮坐在案边灌四两的时候,刘奀更是心里酸酸牙根痒痒,恨不得去封了他的铺面,又不能叫工商来没收他的牌照。生生被“戗市”,他也只能叹气:既生瑜,何生亮?
“必须还以杀手!”这是刘奀的指导思想。回头,他必定钻进自家的烤炉房泡着,琢磨调料配比,改进烧烤工艺,不弄出比威记更和味的烧鸭绝不罢休。为此,他偷偷买过那家的烧鸭来用舌头研究,也做过夜黑攀墙偷窥别个家铛的勾当。
当然了,换了威哥那边,也是同样道理。
两家烧鸭档无须摆明车马,暗中拗着手瓜,等同摆擂台,你一旦水涨,他就力争船高。哈,主顾们乐得赏风景,吃它个现成哟!
这天,看到刘奀低垂着脑瓜,从市场蹒跚往家踱步之际,那些街头散仙,最得意此时打趣他,存心逗他恼:“奀叔!又打败仗啦?”
奀叔抬起脸来,看看对方,不吭声。
那些家伙益发来劲,有人打哈哈说:“奀叔,你输给威哥一点也不冤枉!把你俩的名字反转就知道了。”
奀叔眼光光盯着对方好一阵子,神情似乎不解。
另一人立即顺着杆子上:“没错啦!‘世威’反转就是‘威势’(威世),‘奀叔’反转就是‘缩奀’(本地话叔、缩同音)——威哥有威势,你越缩越奀,不打败仗才怪!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那几个家伙笑得前仰后合。
刘奀原就心情欠佳,此时怎不着恼?不免瘦脸涨红,颈现青筋,一如红花还需绿叶扶。可是,明知人家是在逗乐,况且自己瘦小也扛不过,于是“蚁性”发作,强嘴说:“他是‘哥’,我是‘叔’,我长他一辈!他那是‘档’,我这是‘店’,门面也比他大!他有什么高屎!”
那些人听完发愣症,随即又乐了个跌足喷饭。
刘奀也懒得再理睬他们,加快脚步,走回家中。他家坐落在横巷深处,住屋隔有个天井,紧邻着烧炉房——那是他的北门锁钥、兵家重地,外人不可轻易犯境的。匆匆吃过浑家备好的晚饭,扔下碗筷,他一头又钻进了烧炉房。
屋里安置着用铁皮自制的烧炉,靠墙堆放松毛、木炭,窗边是木桌、架子,摆满瓶瓶罐罐碗碗碟碟,叫人狐疑杂货店藏在了这里。终年不开窗户,以免被人偷窥。光线太暗,只吊着一盏25瓦的电灯胆。
一来到屋子,刘奀即时进入战时状态。今日,据顾客说,威记烧鸭比往日好,皮脆肉嫩,卖相上佳,汤汁奇妙。那么,就该先从调料入手……他舔舔自家的汤水,又尝尝威记的味汁(那是他送出半只烧鸭,从顾客手中换来的),仔细比对一番,心里有了些计较。
调料的奥妙,刘奀自有心得。他调制的汁料,讲究“十”字秘诀,即:油、盐、糖、姜、酒、葱、蒜、椒、酱、粉,其中光是酱料,就有柱侯酱、面豉酱、芝麻酱、花生酱、沙爹酱之分;粉末则有五香粉、八角粉、胡椒粉、菜籽粉、味精粉、鸡精粉不同。仔细算算,怕没有三五十种!汤汁好不好味,烧鸭肉不肉感,全在成分配比的调制。
此时的刘奀犹如调酒大师,表情专注,精神亢奋。忙了个三更灯火,五更鸡鸣。终于修炼有得,闭关结束。
到了次日,店面暂不开档,在家操作另一道程序。草草吃过早餐,家长立即发号施令,让全家动起来。一时间,老婆、儿女被他吆喝得车轮般转。
刘奀捋起衣袖,从笼子里抓出养肥的鸭子,将鸭翼折入它的腋下,一脚踩住鸭腿,左手扳转鸭颈,右手操起锋利出名的“周六菜刀”一划,然后放下菜刀,提起鸭脚,让那从切口流出的血箭射进小儿子早已备好的盐水瓦瓯里;随即将死鸭往天井一扔,再抓来另一只鸭子,“照板煮豆腐”——整套动作娴熟麻利,一气呵成,比那个庖丁宰牛还要爽快。
天井里,浑家用开水烫鸭,黄毛丫头拔毛。全家大小配合默契,无懈可击。
刘奀拿起拔了毛的鸭子,在它腹部划开一道小口,挖出内脏,剔去鸭臊,洗净晾干水。下一步骤,是他的拿嘴好戏:鼓起猴腮,嘟起尖嘴,给鸭子吹气。鸭身膨胀起来,好拔那些纤细的“褪毛”。
接着,用一截篾青两头削尖,做成两寸长的“鸭撑”,从切口伸入叉住鸭胸的三岔骨,使鸭脯隆起;将昨夜兑好的汤汁灌入鸭腹,用铁针穿线将切口缝上;嘴巴贴紧鸭子屁门再次吹气,让鸭身成鼓胀状——这样,便于涂抹蜂蜜水,也可致烧烤后鸭子的好卖相,更能造成烧鸭的皮肉分离。然后用绳子绑牢鸭子屁门,防止漏气漏水。
再接着,他用铁钩钩住鸭颈,在开水锅中烫一下,使鸭皮毛孔紧缩;用手将稀释的蜂蜜均匀地涂抹在鸭子身上,挂在通风处晾干。
入夜时分,可以升火了。烧工,这才是精细的技术活!刘奀用炭火烧热焖炉,立即把鸭子从上炉口放进去,按间隔吊挂,掩好上盖,封住炉门。焖烧的过程中,要掌握好猛火、中火、慢火,根据火候不时掀盖移动鸭子的位置,保证火色均匀,烧的时间不能过长过短,才能使鸭子外烧而内煮,熟得快,烧得透,达到鸭肉外焦内嫩的效果。此时,焖炉的热度焗烤,里头的烧鸭滋滋有声,听在奀叔的耳里,比粤剧小曲还要动听哪!
也就半盏茶的工夫,出炉了。刘奀打开盖子,将烧鸭拎出焖炉,十几只烧鸭皮呈枣红色,只只亮得流油。将其中一只拔去鸭塞,倒出肚子中汤汁,顿时香气扑鼻;割一块入口试试,果然皮脆肉滑,咸香可口。
两个儿女欢呼雀跃,垂涎欲滴。做老子的当即赏肉分羹。
再到次日微明,一家子相当浩荡地向着铺面进发。孩子蹦跳先锋,浑家掌旗中军,刘奀挑着担子殿后。他心情不错,不禁哼起广东小曲来——对了,奀叔平素是个业余票友,但凡镇子粤剧团演戏,他必定扛个小板凳,早早到戏场“定位”,因而肚子里存了好些戏文,也会几个经典桥段。“你周瑜一心用火攻,怎耐得还要我孔明借东风……笃笃笃笃笃,查笃撑!”他的舌头甚至敲起了得胜锣鼓。
“刘奀新版烧鸭”上市,顿时顾客盈门。那香气扑面来,诱得你鼻翼开;那鸭肉入嘴化,吃得你耳仔动。这下,威记那边蔫了,生意清淡——这就叫风水轮流转,此起彼落。
但是,奀叔得意不了几天。威哥又弄出了新名堂。就算你变出花来,那边也照样滴水。你做出烧卤鸭,他制成豉油鸭;你做出酸梅鸭,他制成琵琶鸭……就这样拉锯战,两家只有强弱的易势,没有胜负的定夺。
有一年春节,大学黄教授从广州探亲回到老家来。奀叔早就知道教授是个“ ”,出了名的“美食家”;人家什么没吃过?中国十大菜系吃了个遍,广州烧鸭、北京烤鸭、南京板鸭、沧州烧鸡之类,都是小菜一碟。奀叔特地请他吃自家的烧鸭,想从他的嘴里套个评价。
教授吃过后,认真地说:“两家烧鸭,各有所长。不过说句老实话吧,威记烧鸭似乎更好味些。”
刘奀一听,愣住了,嘴巴张开,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听说威哥得了绝症,住进了省城医院,医生说是长期嗜酒的结果。没过半年,就传来了威哥辞世的噩耗。刘奀听说此事,不知怎么的,泪水簌簌而下,也许是惺惺相惜的缘故吧!
叫刘奀更加想不到的是,过了两个月,威哥的儿子从省城回乡,专门登门造访,郑重地将一个小本子交到刘奀的手上,说是他爸的遗物。“奀叔!那时我爸说,”威哥的儿子哽塞着,“我家留着它也没用了,一定要交给你的。”
原来,威哥的儿女都在外地工作,老婆也迁居到省城跟随儿子生活了,他家再没人继承摊档。威哥住院后,自知大限将至,担心烧鸭手艺失传,思来想去,于是决定将自己多年的心得留给同窗、同行刘奀。
刘奀打开这本“威记烧鸭秘笈”细读,里头记录着各种鸭子的选择标准,制作流程,调料的配比,烧烤的数据,入炉的时间长短,温度高低的把握,十分精细详尽。
刘奀来到威哥的灵前祭拜,对着威哥的遗像不禁嚎啕大哭,痛悔自己以前的鼠肚鸡肠,恨不得撞墙。高山流水有知音,如果说自己是俞伯牙,威哥就是钟子期啊!

共 5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篇美文讲述了:“一山不容二虎”的同行冤家间,追名逐利,机关算尽,力求在“没有胜者”的“斗鸭”竞技场上高人一筹;到后来,对手亡故,却将“烧鸭秘笈”毫无保留地留给对手。使生者幡然悔悟,痛哭不已。发出的由衷感叹,也由先前对逝者的“既生亮何生瑜”,而变成“高山流水汝为知音”。比天空更宽广的是胸怀,“但当身前事 合计身后评”?作者生活积淀丰富,写来得心应手,文笔流畅厚味;意为笔先,人物刻画神骨毕现,足见其功底,读来颇受教益。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蓝心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00405】
1 楼 文友: 201 -10-0 16:55:2 好文章!读来心花怒放,很耐看。问好作者!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护理垫都有哪些款型
老人中风前兆怎么预防
便利妥纸尿裤有哪些特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